色板app在线下载

paceholder image

【 .】,精彩免费!

小狸儿自然能听懂她的话,很不高兴的翻个白眼,主人真不是一般的笨,当然是因为它吃到了足够的能量这才能开口说话。

小狸儿刚跳上床,这才发现玉瑶幽深如狼的眼神透着森冷的气,眸中燃起的怒火,都能将她的狐狸毛给点燃。

小狸儿好像突然想起什么,顿时在床上刨着它的四条小短腿,玉瑶可再没给它思考的时间,直接将它倒提在手中。

声音幽幽,小狸儿都能听见牙齿打架的声音,“小狸儿,我觉得我身上还缺一条火红色的毛绒围巾,我看这毛发油光水滑的,不如就拿它来做一条怎么样?”

怎么样?当然不怎么样,它怎么就忘记了,它脑子里想的东西都会被主子给知道,所以它刚刚骂玉瑶笨的事,自然已经传到她的耳中。

啾啾——

小狸儿卖萌加撒娇,黄豆般大的小眼睛不住的闪着泪光,楚楚可怜。

“撒娇没用,卖萌可耻,我还是觉得的狐狸毛来的实在。”小狸儿感觉到落在它身上的手,根根红毛都炸起来,顿时变成炸毛的刺猬。

呲溜一声,跑的不见人影,玉瑶也只是想吓吓它,谁让它跑出去就是一整年,害她白担心了许久,生怕它被人给宰杀了。

这小东西真不知道是躲藏到哪个老鼠洞去了,今天又怎么肯主动回来?

玉瑶转身就看到被她扔进犄角旮旯里的那个特殊礼包,包装精美的盒子早已经变成空壳,玉瑶心里冒出来一个大胆的猜测。

甜美萝莉的甜品时光

难道小狸儿说话自己能听懂就是因为这个?不然她真的找不到合理的解释了。

玉瑶坐在床上脑袋里在胡思乱想,现在看来空间似乎发生了许多变化,既然这样,她等下次进去一定要好好的再钻研一下,也许还有意外的惊喜。

刚准备起床,就听见院子里一阵吵嚷的声音传来,接着就听见大哥的喊叫声。

玉瑶以为出了多大的事,忙从床上爬起来,快速穿好衣服走出房门,刚走进前厅,就被里面聚集的人吓一跳。

“玉丫头,总算肯出来了,再不来我老头子头发都等的全白了。”催大厨自从吃过陌染带给来他的菜,他就一直念念不忘,要不是被陌染那可恶的小子给阻拦住,他早就来玉家村找玉瑶了。

催大厨那肥胖壮硕的身子向着玉瑶靠近,刚准备再靠近几分,就被她身后的一声冷哼给制止住。

妈呀!这活阎王怎么就跟幽灵似的,走路不声不响的,幸好刚刚他的手没碰到玉瑶的身上,不然指不定他现在的手已经不在自己胳膊上了。

玉瑶也注意到陌染的出现,自从上次他从秦府将她给带出来,就一直以未婚夫的身份自居,弄的整个玉家村的人都知道他的存在,无不让玉瑶头疼。

“陌染,能不能别老是跟在我身后,之前的事我很感激,还是快回到该去的地方,不然我怕的妻子会找上门,到时候我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玉瑶小声的说着。

“我没有妻子,身边从来没有女人。”陌染冷冰冰的声音,像是带着魔力,直穿透玉瑶不安的心。

“我连现在是谁都不清楚,又哪里知道是真是假。”陌染来不及辩驳玉瑶就已经走到主位上坐定。

“各位不知道来找我所为何事?”玉瑶的声音响在在座的几位老人心中。

催大厨乐呵呵的走上前,他现在越发迫不及待想看看,玉瑶做菜用的那特殊的调料,自从前几天陌染给他吃过后,他心里就跟被猫抓似的。

食不下咽,夜不能寐。

玉瑶心中大喜,这真是瞌睡就送上枕头,她刚刚才决定以批发的形式开放出去,将手中积压起来的香料卖出去,这人就找上门来。

她可不认为这是巧合,深深的看了身边的陌染一眼,心中暗暗做出一个猜测。

陌染气定神闲的坐在对面,今天的他安静的像是穿了隐身衣,如果不是他看玉瑶的眼神太过灼热,玉瑶都感觉不到有他这个人的存在。

“玉姑娘我们可是专程来找您的,我们大家都知道之前特色酒楼里的菜之所以做的这么好吃都是因为手里的握着的那特殊调味料,还有那些新颖的菜谱,有钱大家一起赚,就不知道玉姑娘舍不舍得拿出来大家伙一起分享。”

这白送上门来的生意,玉瑶又怎么可能放过,一番讨价还价,终于将五香粉按照一百两银子一斤的价格卖给他们,这一下,所有酒楼的掌柜都订购了半年的量,玉瑶收银票收到手软,看他们如获至宝的样子,玉瑶心中对陌染这厮感觉也没那么反感了,更多了一丝感激。

这一斤也只够他们半个月用的,再过两三个月又会来购买,这可是一笔长久的生意,玉瑶心中开始盘算起来。

眼看着所有人都离开了,催大厨这才厚着脸皮走上前,“玉姑娘啊!我老头子就想问问,还有

没有那种辣的过瘾,吃进嘴里能让喉咙都燃起火来的鸡肉,俺老头子这辈子都想再吃几次,不然我就是死了也闭不上眼啊!”

说着黄豆大的眼睛里还流下了鳄鱼的眼泪。

玉瑶心想,果然,今天的事都跟陌染有关系,眼前这个胖乎乎的老头说的东西,她也只是做了给家里人解馋,上次陌染跟来也吃了几个鸡爪,后来她一整坛子就半夜消失了,现在看来肯定是被这个该死的男人给偷走了。

玉瑶狠狠看了陌染一眼,这个男人偷吃都能做到这般心安理得,好像说的人不是他一样,这脸皮真是堪比城墙。

被玉瑶如狼似虎的盯着,陌染面色如常,见不得半点的尴尬跟忐忑,这心里素质,玉瑶自叹不如。

看着一个老头子站在她面前哭唧唧的,玉瑶头顶有一群乌鸦飞过,无奈道,“这位大爷,我好像不认识您,又凭什么给吃我做的东西,我们好像不熟。”

“不熟?怎么会不熟?不是这小子的媳妇了吗,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就当可怜可怜我老头子,啊呀!我老头子怎么就这么命苦啊!都是半截身子即将入土的人了,临老想吃点好东西都不给,还有没天理了。”您老这哭天抢地到底是为哪般?玉瑶嘴里抽搐几下。

一家人,还真是自来熟,她好像并没答应嫁给陌染,果然跟陌染的脸皮一样的,厚。

陌染不想他的耳朵再受到茶毒,不过他那句一家人,倒是说的他身心舒畅,十分受用。

“想吃东西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总得让我知道能给我什么好处才是。”她玉瑶可是个商人,商人重利,才不会凭白便宜了他们。

想着玉瑶眼睛里就夹杂上的一股谋算,如果细看就会发现,那模样跟小狸儿那家伙如出一辙。

陌染淡淡的看着玉瑶,她心中的算计又怎么会逃过他的眼睛,心中暗暗得意,这小东西又要算计人了,不愧是他看中的女人,果然半点不让自己吃亏。

催大厨感觉被玉瑶看的全身发毛,这丫头的眼神如此犀利,他有种被陌染盯上的感觉,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一样的腹黑。

听见有好吃的,催大厨可不管她心里的盘算, “快,快拿出来,我老头子都饿了两天了,再不吃,就要饿死了。”

玉瑶嘴角几不可见的又抽搐了几下,他还真不客气,为了能狠狠宰自己一顿居然两天没吃饭。

“丫儿,去我房里,将之前我放好的坛子拿出来。”很快一个灰色的泥坛就被抱过来。

催大厨看见那密封住的坛子,闻着坛子里发出的那股刺鼻的辛辣跟淡淡的清香,这样好的味道不断飘进他的鼻子,刺激着他的味蕾。

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肚子里的闹钟此刻也发出抗议,发出咕咕的响声。

玉瑶感觉自己的眼角都快抽搐掉了,看来他之前说的真不假,为了能吃到这泡椒凤爪,还真是拼了。

玉瑶刚把封印揭开,催大厨就安耐不住自己的手,从坛子里麻利的取出一个,放进嘴里大吃起来。

刚吃第一口,感觉嘴里火辣辣的,像是随时能冒出火来,尽管如此还是忍不住吃第二口,第三口……

等吃完手里哪一个,催大厨喝了一杯的水,尽管如此还是想吃,就像食髓知味的老虎,欲罢不能。

眼看着已经到了饭点,索性起身走进厨房开始准备做饭,她早就看出来了,这个催大厨虽然吃的急切,可他那吃相却非常的雅观,还有他身上的那把刀,一看就是做惯厨师的料,这样的人,应该会给她带来更多的利润。

能给她带来好处的人,玉瑶从来不会吝啬。

丫儿帮她打下手,她今天准备做一个全鸡宴,她后山上的鸡鸭都已经养了两三年了,以后琼华楼肯定不会再来要她的鸡鸭,总不能让那么多鸡蛋跟鸭蛋都白白浪费了,她正好找个下家,说不定催大厨就是她新的大客户。

五香醉鸡,宫保鸡丁,泡椒凤爪,手扒鸡,黄焖鸡,正好能配上她的木耳,爆炒辣子鸡……

隔着老远,催大厨就闻到厨房里飘出的阵阵香味,简直让人垂涎三尺。

这小子真不知道哪里来的福气,居然会找到这个厉害的丫头,这厨艺连他都自叹不如。

他不断伸头向门外巴望,恨不得将头给伸出墙外,陌染看他的模样,心想他家瑶儿果然厉害,简单的几个菜就把这看东西给套牢了。

不过以后还是不能再让瑶儿随便下厨了,要做也只能做给他一个人吃,瑶儿可是属于他一个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