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年龄确认

paceholder image

到时候星空天魔大军压境,太古战场沦陷,恐怕就连地球也无法幸免,这绝对不是凌冽愿意看到的结果。

凌冽上前一步,道:“前辈,为了大局着想,还望您手下留情。”

凌无涯目光一阵闪烁,道:“十大强族心存必杀之心,这是出头的一次机会,甘心就这样放弃?”

凌冽看向天无际,不屑的冷笑道:“即便我收到了欺负,也会自己报仇雪恨,仰仗别人出头,算什么本事?”

“哈哈哈……”

凌无涯一怔,然后放声大笑起来,道:“好,受欺负了就得自己找回场子,仰仗别人的庇佑,那是无能的表现,很好,不愧为华家的子孙!”

此话一出,凌冽顿时浑身一颤,很明显这凌无涯非常清楚自己的身世,这个人就算不是他的亲人,也必然跟他有着极深的渊源。

“前辈,敢问您高姓大名,是否与我有牵连?”凌冽问道。

“我叫凌无涯,苦海无涯的无涯。”

凌无涯深深的看了凌冽一眼,身体腾空而起,在虚空之中踏步离开。

在旁人的眼中,凌无涯的背影雄壮无比,巍峨挺拔如同山岳一般,但是凌冽的眼中却看到佝偻与孤单落寞。

这令凌冽心里一阵酸楚,他想知道凌无涯究竟有什么样的心酸憾事,自己又能为他做一些什么。

秋高气爽天台上的少女秀美腿

凌无涯离开了,十大强族那种死亡的威胁也消失了,几乎每个人都瘫在了地上,这一次他们可算是真正的死里逃生。

如果不是中州城干预的话,他们恐怕真的全部死在这里。

候渊身体腾空而起,朗声道:“传中州城主法旨,帝王擂就此结束,尔等速回四方城修整,三日后前往中州城。”

帝王擂就这样结束了吗?

但是此时却没有人心有不甘,甚至觉得结束帝王擂正是他们心中期盼的,因为他们全部都被凌无涯给吓破了胆,现在他们只想立即离开。

中州城城主的法旨都出现了,这一场大战就此结束,众人纷纷回城。

天无际在经过凌冽身边的时候,目光森然可怕,道:“凌冽,今天不杀我,将会是此生最大的错误,因为不该让一个将来会杀死的人活下去!”

看着天无际那散发着狂放气息的背影,凌冽目光一凝。

此次天无际虽然败在了他的手中,可是斗志却没有受到任何的打击,反而更加的昂扬。

这让凌冽觉得这一次恐怕是真的放虎归山,天无际心志如铁,虽然这一次自己捷足先登了,但是以天无际此时的境界,必将很快踏入至尊心境。

到时候两人处于同等的位置,天无际会再次成为凌冽的生死大敌!

不过凌冽很快就豁然开朗起来了,宝剑锋从磨砺出,如果不是天无际,今天他不会如此轻易的踏入至尊心境。

因此,凌冽留着天无际,等于留下了一块可以将自己打磨的更加锋利的磨刀石!

看着脚下满地的尸体,凌冽一阵叹息,道:“陈峰,吩咐下去,让人清丽所有族人的尸体,好生安葬,千万不要曝尸荒野。”

“是,凌大哥!”

陈峰立即带人收集人族的尸体,然后找地方掩埋。

“老大!”

上官流风冲向凌冽,跟一头豹子似得扑了过去,两人紧紧抱在了一起。

“兄弟!”凌冽声音发颤,眼睛发红。

亲手将上官流风掩埋,本来以为此生注定阴阳相隔了,却不曾想到还有重见之日。

就在这时,无痕公子走了过来,上官流风立即道:“老大,我给介绍一下,这位是无痕,想必已经听说过他的名字,是我的好兄弟。”

无痕公子脸上带着敬仰道:“凌冽大哥,的大名无痕早就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更是令无痕敬畏!”

一问得知,两人创出名头之后,麾下聚集了大量的人族,不过这也因此招来了十大强族的截杀。

偶然相遇,两人决定联手抵挡十大强族,一段时间相处下来,都对对方钦佩不已,惺惺相惜。

“从今以后大家都是兄弟,不必如此客套!”凌冽也高兴道。

无痕公子看着陈峰带人正在清扫人族的尸身,不由的悲呛道:“如果人族能够多出现几个像凌冽大哥的盖世英雄,何愁不能崛起?”

凌冽摇头道:“凌冽只是一个名字而已,我所做的一切都非常的微不足道,我相信有太多的人比我做的更好。”

这并不是凌冽自谦的话,而是事实就是如此。

因为他知道真的有太多的人为振兴人族付出了太多,只是不为人所知罢了,而他只不过走上了一条天下尽知的路而已。

“凌冽大哥,从今往后无痕愿意跟随您,至死不渝!”无痕郑重道。

上官流风大喜,道:“那太好了,从此以后我们兄弟联手,谁与争锋?”

凌冽却是眉头一皱,淡笑道:“大家都是兄弟,只要齐心就行,没有必要如此。”

无痕虽然看似随和,但是凌冽能清晰的感受到他刻在骨子里的傲气,一个如此骄傲的人如此轻易的屈居人下,这未必是一件好事。

这时,牛猛扛着大斧头走了过来,咧着大嘴兴奋道:“还在这里等什么?赶快进城,咱么大罪一场!”

“对,咱们进城大吃一顿,给各位兄弟接风洗尘!”江崇武跟乔峰也走上前道。

众人浩浩荡荡的进入四方城,但是龙战也久久没有离开,少荒出现在他的身后,冷声道:“对他产生了畏惧?”

龙战的目光瞬间变的狂暴起来,道:“凌冽必定死在我的手中,但我却不杀不配死在我手里的人,而他现在有那个资格!”

“哼,能明白这一点儿就再好不过,不要忘记了的身份,如果杀不了凌冽,将会一文不值!”少荒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龙战狂暴的目光之中瞬间增添了无尽的恨意,本来俊秀的一张脸变的狰狞可怕,道:“凌冽,凭什么?凭什么我要为而生,为而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