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丝瓜视频app

paceholder image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李太白有诗云: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巍巍天山自西往东,将哈密地区拦腰截成了两半,山北是森林、草原和冰川,山南则是平原绿州,哈密城便建于山南的平原绿州上。

天山之上终年冰封,五月尚在飘雪,如今已经是嘉靖六年的冬月中旬,就连天山脚下都被厚厚的积雪覆盖了,凛烈的西北风在声嘶力竭的呜咽着,气温奇寒蚀骨,真个滴水成冰。

然而正是如此恶劣的气候条件下,此刻哈密城内外却旌旗招展,炮声轰鸣,喊杀声震天,枪声急如骤雨,一股股硝烟升腾而起,浓烈的火药味和血腥味融入到凛烈的北风中,十数里地外皆可闻。

此刻的哈密城东门外,只见一杆“俞”字大旗迎风招展,数以百计的佛朗机炮在阵前一字排开,轰鸣声中,猛烈的炮火呼啸着往哈密城头倾演;六架投石机有条不紊地发动着,将一块块巨石抛射出一道道致命的弧线;床弩的机括发出让人胆寒的摩擦声,一支支重箭尖啸着刺入厚实的城墙;攻城车和箭楼在士卒的推动下,锲而不舍地往城墙靠过去……

“冲啊,杀啊!!!”

在猛烈的火力掩护下,明军就像潮水般,排山倒海地拍向哈密城的城墙,飞爪、云梯、撑杆,一切利于攀爬的工具都被派上了用场,疯狂地往城头上攻去。

没错,此刻正是平西大将军俞大猷亲自督战,六万大军强攻哈密城,眼下已经进入了第二天的酣战了!

话说九月下旬的时候,俞大猷在瓜州城外水淹吐鲁番大将牙兰,一举击溃其麾下五万人,连同牙兰本人也被阵斩了。其后,吐鲁番的第二位大将虎力纳咱儿也在玉门关败北,仓皇逃进了罗布泊,麾下两万大军几乎尽墨。

吐鲁番虽算得上是西域强国,但举国兵力也才十来万而已,一下子被吃掉了七万,无疑已经伤筋动骨了,也正因为如此,满速儿才不得不向叶尔羌称臣求援,甚至不惜承诺割让塔里木河流域以北的领土。

且说俞大猷取得了瓜州大捷之后,并没有盲目冒进,而是稳打稳扎地巩固后方,一边默默地厉兵秣马,养精蓄锐伺机出击。

满速儿在哈密城中心惊肉跳地等了一个多月,发现瓜州的明军竟然还按兵不动,眼看已经入冬了,气温越来越低,冰雪甚至已经覆盖了到了天山脚下,于是便认为明军今冬不会发动了,至少得等明年开春才会进攻,所以便放松了警惕。

洁白无瑕少女唯美脸部特写高清图片

谁料俞大猷偏偏反其道而行之,竟然冒着冰雪严寒悍然出兵,大军势如破竹地拔除了沿途十几个吐鲁番军队的据点,一口气推进到哈密城下。

话说当满速儿收到明军突袭的消息时,明军的前锋距离哈密城只有百余里,当时就把这位战争狂人吓得够呛的,竟然在亲卫的保护之下连夜逃离了哈密城,只留下宰桑阿卜拉率两万人继续驻守,也真够怂的!

满速儿逃离后的第二天下午,俞大猷便亲率六万明军主力杀到哈密城下了,当即发动了猛攻,在绝对的兵力和火力优势之下,城中的吐鲁番守军被打得焦头烂额,才一天的功夫便有点抵挡不住了。

俞大猷厉兵秣马了一个多月,准备自然是相当充分的,冒着严寒发动突袭,除了出其不意外,更表明了他毕其功于一役的决心。

所以明军一上来便动用了最强火力,炮弹就像不要钱一般往城头上倾泻,城中的吐鲁番守军可就遭罪了,一天不到,城头上的掩体便基本被炸个稀巴烂,死伤不计其数,而明军的后勤物资则源源不断送从后方送来前线,始终保持着猛烈的火力。

战斗进行到第六天的时候,明军终于攻上了城头,城中的吐鲁番守军死伤惨重,士气低落到极点,当城门被打开的那一刻,城中的吐鲁番守军便彻底崩溃了,主动打开其他三处城门四散逃命,要么干脆就扔掉武器投降,所以明军几乎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便占领了整座哈密城。

至于吐鲁番宰桑阿扑拉,在明军攻上城头的那一刻已经在亲兵的保护下先行逃出城了,一路往西落荒而逃,正是急急如丧家之犬,惶惶似那漏网之鱼!

嘉靖六年冬月二十日,俞大猷率军六万大破哈密,扬名西域,成为继北靖王徐晋之后,军中又一位炙手可热的将星,而且是纯武将出身的将星,一时间名动四海!

至此,自正德年间全部失陷的关西七卫,尽数回归大明的版图。哈密城被收复的当日,一封八百里加急的捷报也冒着严寒星夜飞报往京城。

…………

嘉靖六年冬月二十五日,两匹骆驼在茫茫的沙漠中不紧不慢地前进着,凛烈的寒风把它们身上的毛发都吹得拉直了,宋大眼和郭黑子两人骑在骆驼上,只觉朔风如刀割面,眼睛都有点儿睁不开来。

“哎,郭黑子,还有多远才到阳关?”宋大眼转头问道,此刻他那双淡蓝色的大眼都被寒风吹得红通通的,表情看起来疲惫而狰狞。

郭黑子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艰涩地道:“这鸟地方全是沙子,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鬼知道还有多远,不过咱们一口气走了差不多一个月,只要方向不错,估摸着离阳关也不会太远了,他奶奶的,这骆驼其他地方都好,就是赶路太慢了,要是骑马,早就到了!”

宋大眼淡道:“得了吧,要是骑马,咱们现在恐怕得靠双脚走路了,骆驼耐渴耐寒,本是为沙漠而生的,马可不行!”

话说当日黄大灿和王翠翘等人破城而出,一直逃到了叶城,不过追兵很快就到了,估计宰桑哈斯木已经完全掌控了莎车,竟然调动了莎车的两万近卫军攻打叶城,紧接着又从喀什调来了两万人马,把叶城团团包围住。

叶城是拉希德台吉的地盘,同样有两万驻军,而且这两万驻军只听命于拉希德,于是乎双方便打起了攻城战。

不过宰桑哈木似乎正忙于控制全国,所以并没急于破城,只是让大军困住了叶城,并没有发动高烈度的进攻,所以叶城暂时还稳得住。

在此值得一提的是,刚开始时,拉希德台吉还是斗志昂扬的,以台吉的名义号召全国地方武装起来诛除国贼哈斯木,可是响应者却是寥寥无几。

这也难怪,哈斯木是最早跟随萨亦德汗打江山的老人,与各路军中将领都有交情,再加上他软禁了萨亦德汗,挟天子以令诸侯,控制“道德”制高点,名正言顺地掌控了政权,把谋反的罪名安到了拉希德头上,试问有哪个将领敢响应拉希德台吉?

所以拉希德本来昂扬的斗志渐渐开始消沉了起来,也越来越害怕,因为他明白,一旦哈斯木控制了全国兵马,到时就是他拉希德的死期了。

既然国内已经指望不上,那就只能借助国外势力了,如今能帮到他拉希德的,自然就只有明国了,正好黄大灿也希望能派人回国报告叶尔羌国内的情况。

于是乎,宋大眼和郭黑子这两个不怕死的便被黄大灿委派回国,两人趁着夜色潜伏出城,凭着敏捷的身手成功躲过了城外的敌兵,逃到皮城附近偷了两匹骆驼,一路跋涉回大明。

郭宋两人一路上餐风饮露,一走就是近个月,这一日终于抵达了阳关附近。